足不出户 走遍全世界
日本浪人宫崎滔天为何被清王朝悬赏十万
更新时间:2017-09-08   来源:互联网   编辑:zhr  点击数: 次  

  1911年圣诞节,当孙文回到“革命”之后的故国时,随行的除了那位美国牛仔革命家荷马李(参阅上期《美利坚革命家》)之外,还有一位身材高大、满脸胡子的日本人,他就是孙文最为忠诚的日本同志宫崎滔天。与家境富裕的荷马李完全不同,宫崎滔天很穷,穷得甚至连赶到中国来的路费都没有。当四川保路运动、武昌暴动的消息接连传来时,他的其他同志已纷纷起程,赶往中国,他却为路费而担忧。多亏朋友们张罗着给他凑了些钱,终于能够动身。扛起简朴的行囊,宫崎滔天匆匆起程。他先赶赴上海,然后转香港,在那里迎接从法国赶来的孙文等人,一同经上海赶赴南京(据其妻回忆录)。“要做英雄,要当大将”,这一年,宫崎滔天正值不惑之年。这是个不安分的人,生于一个不安分的家庭。宫崎的家在熊本县荒尾村,是一个典型的武士家庭,家境比较富裕,算是中等地主,在村里有田地48“町”9“反”,相当于733华亩。而在邻近的平井村,他们还有田地,每年能收50“表”(“表”是装米的稻草包)。

日本浪人宫崎滔天为何被清王朝悬赏十万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  宫崎滔天的本名叫宫崎寅藏,“滔天”其实是日后的化名。宫崎寅藏的父亲宫崎正贤,是位功夫高手,开过武馆,曾两次周游日本全国,修习武艺。宫崎正贤那种“义侠豪爽,诚挚热情”的性格,直接传给了几个儿子。宫崎家的儿子们个个好勇侠义,被人称为“宫崎兄弟”。宫崎寅藏是家中老幺,上有哥哥姐姐共10人,备受宠爱。父亲给他传授了“二天一流剑道刀法”,并常常告诫他:“要做英雄、要当大将”。而母亲左喜也经常说:“死于枕席之上,是男儿的莫大耻辱。”这种启蒙教育,令宫崎寅藏一生都在追随自己的英雄梦想。15岁那年,宫崎寅藏走出了偏僻的熊本县,来到了首都东京,进入东京专门学校(即日后的早稻田大学)学习英文。陪伴他的,除了满脑子的英雄梦想外,就是父亲送给他的两把白鞘刀。

  他曾经加入了教会,成为一名基督徒,却依然极度苦闷。此时的日本,正在经历着明治维新的脱胎换骨,各种思潮汹涌澎湃,而主流则是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担忧。在不少日本人心中,日本的命运,与中国的命运息息相关,要振兴日本,避免被列强亡国的命运,就必须首先振兴中国,“倘若中国得以复兴,伸大义于天下,则印度可兴,暹罗、安南可奋起,非律宾、埃及也可以得救”。这就是宫崎寅藏日后所称的“支那革命主义”。1892年,正是日本年轻人大量涌入中国的时候。在上海,日本企业家资助开办了一所间谍学校“日清贸易研究所”,其学员年龄多在20岁上下,第一期学员于1893年毕业后,都投入了间谍活动,在甲午战争中大多被捕并被处决。

  吊诡的是,这些为日本侵华做马前卒的青年人,与宫崎寅藏一样,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是兴亚主义者。他们并不认为这是对中国的侵略,而将自己的行为看做是振兴亚洲、解放中国的崇高事业。正如其中的著名思想家宗方小太郎所总结的,黄种人要对抗白种人的欺凌,唯有改革与自强,而前提必须是革除中国的弊政;先征服中国,是日本团结和领导中国一起崛起的必要条件。所以,侥幸躲过了战争时期清廷搜捕的日本间谍,日后都大力鼓吹中日友好,在中国建立了相当广泛的人脉,甚至被中国的革命者看做是“驱除靼虏、恢复中华”的“同志加兄弟”。

  与这些兴亚主义者不同的是,宫崎寅藏认为,既然中日必须携手对抗西方,日本就不应该以任何理由侵略中国,而应当帮助中国进行革命和改造。当他来到上海,盘缠用尽之时,那所间谍学校“日清贸易研究所”表示可以收留他,他却拒绝了。囊中羞涩的宫崎寅藏不得不狼狈地返回日本,此次中国之行,他几乎毫无所得,无法深入接触和了解中国社会。1894年,宫崎寅藏结识了影响他一生的日本反对党领袖犬养毅。自此,犬养毅成为宫崎寅藏的主要资助人。这一年,中日爆发甲午战争,日本军方得知宫崎寅藏和其二哥都去过中国,希望他们能随军担任翻译,但遭到宫崎寅藏拒绝。宫崎寅藏的理由是,自己的中文水准并不足以担任翻译,而且,他不希望参与对中国的侵略,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拯救中国和日本。

日本浪人宫崎滔天为何被清王朝悬赏十万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  初见孙文

  1897年,经犬养毅斡旋,宫崎寅藏与可儿长一、平山周等人,一起谒见了外相大隈重信。大隈重信同意,从外务省的机密费用中,资助宫崎寅藏到中国调查秘密结社的情况。宫崎寅藏在这一年的7月份,到达了香港,经多方调查,他将孙文与康有为作为自己的工作重点,并且了解到孙文刚刚从伦敦脱险,即将前往日本寻求帮助。于是,立即赶回了横滨,终于在陈少白的寓所里见到了孙文。宫崎初见孙文,“觉得他有点轻率,不够稳重”, 不禁产生疑问:“这个人能够肩负起四百余州(中国)的命运吗?

  他能够身居四万万群众之上掌握政权吗?我帮助这个人究竟能否完成一生的志愿呢?”待两人开始会谈,宫崎寅藏发现自己有些喜欢这个中国人了。他日后回忆说,这次会谈,“有日本政党谈,有人物谈,有欧美国是谈,有支那现状谈,有宗教谈,有哲学谈”,十分投机,“余于兹与孙逸仙初结刎颈之交”。孙文赢得了宫崎滔天的极高评价:“如孙逸仙者,实已近天然纯其境界之人也。彼之思想何其高尚,彼之识见何其卓越,彼之抱负何其远大,而彼之情感又何其诚挚! 我国人士中如彼者究竟能有几人?是诚东亚之珍宝也。”

  

关于betway必威官网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征稿启事|意见反馈|免责声明|法律声明|版权声明|不良信息举报

Copyright @ 2010-2016 betway必威官网版权所有  闽ICP备15024068号  内容监督电话:15834023282